鐵窗來回一十載

由拿筆桿轉而拿鍋鏟,這轉變未免彎度太大。
為響應政府週一無肉日政策,想找人進北、中、南監獄、看守所常態素食教學。就這樣我被點名進了監獄,還不只素食教學,也參與中秋月餅、端午粽子製作活動、暑假為期三天夏令營,全院師生素食餐點調配、收容人的心靈講座等等。以為退休後可以:「從此不必看不想看的人,不必做不想做的事,泡杯茶→看心。」的美夢,成了絕響,於是在幾所監獄中來回,一穿十年。也由原先的無照駕駛,變成有照操刀。考上烹飪證照那天,學員都說:「阿姨你好厲害!年齡最大,分數最高,動作最快!」(那年我66歲)

料理一直是我的興趣,要感謝是基金會給我一個教學工作,讓我在無預警下多了一張身分證明。
在北監,由99年做到108年,如今同組的老師年紀大了身體狀況也漸差,不宜再舟車勞頓,於是去年12/24我們在上完課後,順便辭了工作,離開教室的那一刻幾乎是淚光閃閃,畢竟也往返十年,雖然學員是一批批換,卻也有重疊的。不上課的日子多次接獲同學來信,懷念相處時光。

回想第一次來到炊場,怪怪煮飯、炒菜的鍋,大到可以容下4-5個大人躲貓貓,鍋鏟當然是用拌水泥的鏟子,要切絲的根莖類也用機器代勞,大菜刀都鍊上粗粗的鏈條,讓你無法帶著跑,以維安全。煮好的飯、菜都大桶大桶的裝,一餐幾千人的量,根本就是大飯店的廚房。每回來都得穿過肉林魚堆,氣味之腥羶讓吃素的我總得忍著點。

半年後,我們被分配到第三工場技訓教室上課,這裡樣樣俱全,同學也是幾經挑選過,優質的收容人。由夜總會老大算起,律師、旅行社負責人、勞安師、殯葬業者、演員、高利貸者、航空餐廚、工地主任、夜市煮炒、日式料理師傅、養鴨養豬戶、福華二廚、印刷廠老闆、越馬泰外籍勞工、中日混血…..族繁難備。共同點是來到這裡,大家由0開始,外面的輝煌業績暫且收攤,一起來學習。

開始的時候助教看我是菜鳥,老是被整,要啥沒啥,我也不動聲色,總是自己盡量備齊才進場。有一回閒談間,知道煮好的成品學員很少吃到,都送給獄警品嘗去。於是找了負責的主任商量,讓他知道既然費用是基金會支出,我們應該有相當主導權,學了半天的同學沒吃到,怎能明白自己手藝如何?最後裁定教室裡40位學員每人得分得一份,其餘才外送,而夠不夠就不是重點了。同學很感謝我們的聲音,在人權上為他們加分。而刁難的助教在一次「香芋菜飯」掀蓋時,含著眼淚說:回家也要煮一份菜飯敬父母。過不久他出獄了,至今都還偶爾聯絡,而整我的那事,我卻一直沒說出來。

除了素食教學,偶爾也加心靈講話,有時說著說著自己不禁泛淚,思及同是父母所生,各人命運卻是如此大不同,那叫秀縫的鐵板燒師傅,在下課時抱住我泣不成聲,我問他從哪哭出來的,是眼睛嗎?他說心裡。是跳動72下的心嗎?也不是。我告訴他:那就是你的本良心,要記住,午夜夢迴時常想起,把真心找回來,才有歸屬感,才會找到人生新目標。
監所的教學工作,我們是採多元的,除了進出監所的志工言行需力求謹慎,對待收容人要像自己家人,予以關心、解其惑,閒聊間適時給予鼓勵而不涉及其犯案內容,就算他自動提起,也是要加以分析讓其了解因果關係,以及真心懺悔的重要,期待日後出獄能調整方向。至於素食教學反倒是次要,能在教學進行中了解互動互敬的必要,分享的喜悅,對工作持認真態度,因工作喚起久已喪失的自信….原是我們進場當志工的主要任務,更是基金會派遣我們進監所工作的目的。社會福利工作不是只有物資的給予,對人心靈的教化、提升與轉念,讓人們改善對生活的態度,乃是社會福利真精髓。

感謝黃昏歲月開啟的另一扇窗,使我能在做中學,領受前輩的精華傳授,轉賣給獄中同學,在寓教於樂中,看到苦難的一群,力爭上游的不易,不甚失足的懊惱,自暴自棄的無奈,相互關懷的可愛,食物分享時的大氣,時而露餡的兄弟本色,遇到師長時來不及收斂的靦腆…,這些都是有一天更老後坐在搖椅上的最好回憶。我真真感謝基金會給予的工作機會。

「興毅慈善基金會近月捐款驟減,急需善心人士發揮愛心, 請立即點擊支持!」